快三投注官网

快三投注官网

行业要闻

数字经济引领疫后新机遇的三个层面

发布日期:2020-04-27 信息来源:新华网客户端

    新冠疫情自暴发以来,对我国经济社会的各个层面都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与影响,但同时也为数字经济领域众多新兴产业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由于新冠病毒极高的传染风险,迫使民众大幅减少线下社交,甚至居家隔离,这却使得网上零售、生鲜电商等数字经济传统产业进一步壮大,同时也使得诸如远程办公、在线教育、在线医疗等数字经济新兴行业加速发展。本文尝试从生产端倒逼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消费端加速民众接受新模式、流通端稳定宏观经济运行等三个层面,探讨后疫情时期数字经济发展的新机遇,并进一步对疫后数字经济在创造岗位、拉动就业方面加以展望。
    1. 生产端的新机遇:倒逼传统企业的数字化转型
    这次疫情对经济的影响首先反映在生产端,这表现在由于用工难、资金难以及需求下降所导致复工复产的实际效果不佳,尤其是对于服务行业内数量庞大的中小企业表现得尤为明显。在目前“疫情防控常态化”的政策背景下,如何帮助中小企业渡过疫情难关就成为了保就业、保增长的重中之重。
    在数字经济中,解决这个问题关键就在于企业能否顺利实现数字化转型。通过提升企业的数字化和网络化水平,实现生产端要素资源的线上共享,提高生产过程的价值共创,促进供应链企业间的协作共赢。
    经历过这次疫情之后,很多企业的内部生产方式以及企业之间的协作方式由线下的物理空间逐步迁移到线上的网络空间,进而衍生出一系列的连带效应:产品设计与生产实现定制化;企业更为关注产品物理属性之外的服务属性;企业之间可以通过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实现更为高效协同生产等等。这些效应进一步体现在生产要素、生产技术和生产协作三个层面。在要素层面,数据则上升成能够为企业带来最大效益源泉的生产要素;在技术层面,由于存在网络效应,数字经济中的企业具有显著的规模经济递增特征,并且能够通过互联网平台同消费者进行深入互动,实现价值共创;在协作层面,数字经济供应链中上下游企业可以通过建立基于互联网的虚拟企业,实现数字化管理、数字化制造与数字化营销。
    2.消费端的新机遇:促进民众接受新的消费模式
    在疫情冲击下,很多专家学者将刺激消费作为提振我国国民经济的关键环节,笔者在这里所强调的是数字经济在民众转换并适应新的消费模式方面的重要作用。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第一季度数据,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78580亿元,同比名义下降了19.0%;但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却逆势而上,为18536亿元,增长了5.9%,占社零总额的比重达到了23.6%。通过这一数据不难发现数字经济在拉升居民消费方面的巨大潜力。
    这次疫情不仅为网上零售、生鲜电商等数字经济中较为成熟的行业提供了再一次扩张的机会和空间,同时也促进了诸如在线文娱、在线医疗、在线教育等新型线上消费模式的加速发展。在年轻人群中非常火热的视频网站哔哩哔哩今年一季度的营业收入预计增长118%;疫情期间,“医联”平台的注册医生与注册用户数分别环比增长784%和372%,百度“问医生”累计咨询量超过500万次,平安好医生平台的访问人数达11.1亿;另外,包括好未来、朴新教育、新东方在内的在线教育行业上市公司的股价在今年春节之后普遍出现了涨停的现象,猿辅导也在三月底获得高额融资。这些数字经济新兴行业的爆发式增长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疫情冲击下人们大幅缩减了原有的线下消费方式,转而接受线上模式,这实际上为这些新兴行业的企业节约了大量建立用户基础所需的营销资金。另外,我国数字经济过去十年间的高速发展也为这些新兴行业的突然崛起奠定了物质基础。例如,近年来移动通信行业的“提速降费”改革让普通民众习惯于在已经非常普及的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终端设备上,使用在线新兴行业的应用程序。
    3.流通端的新机遇:平台企业成为经济运行新的“稳定器”
    当新冠疫情对我国国民经济各个层面造成严重的负面冲击时,近年来快速发展的互联网平台企业作为连接供求两侧桥梁,起到了非常明显的“稳定器”的作用。
    首先,在需求侧,由于新冠病毒的强传染性,全国的线下零售与服务行业普遍采取了强力的管控措施,普通民众也要求尽量待在家中减少外出。在这种情况下,以淘宝网和京东商城为代表的实物零售平台企业,以及以美团外卖和饿了么为代表的生活服务平台企业,在解决因疫情所导致的民生问题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例如,在疫情最为严重的1-2月份,京东累计向全国供应了2.2亿件、超29万吨的米面粮油、肉蛋菜奶等生活用品;另外,在武汉封城期间,美团外卖的配送骑手承担了大量的生活物资配送工作,为保障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以及隔离在家的市民的日常生活发挥了重要作用。
    其次,在供给侧,由于本次疫情的暴发刚好同农历新年相重叠,这导致当封城、隔离、限流等防疫措施实际起作用时,大量员工困在家乡无法返程或者即使允许返程也需进行隔离观察。为了解决企业复工复产时的用工难题,很多互联网平台企业推出了“共享员工”的应急措施。另外,由于市场需求的严重萎缩,大量中小企业陷入了可能因现金流枯竭而被迫倒闭的困境。在这种情况下,阿里巴巴、京东商城等互联网平台企业为众多商户提供了有力的资金支持,以保护他们在危机时期能够持续经营。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疫情冲击对于不同组织形态的平台企业所造成的影响,以及平台企业应对策略有着明显的区别。例如,京东商城因为自身的整合度较高并且拥有自建物流体系,所受影响相对较小,并且能够较为迅速的协调、整合内部资源应对冲击;对于同处于网上实物零售行业的淘宝网,其营销与物流体系采用了“化整为零”的方式,因此在疫情冲击下,能够更好地发挥分散在各地的小微企业灵活自主的优势。
    这次疫情的暴发使得人们愈发担心未来世界经济中可能发生的各类“黑天鹅”事件,而作为经济运行新的“稳定器”的互联网平台企业必然拥有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
    4.数字经济成为疫后拉动就业的“发动机”
    根据前面的分析,我们不难看到,后疫情时期数字经济在生产端、消费端与流通端所获得的新机遇一定映射在就业市场,这很可能使得数字经济成为创造新工作岗位、扩大居民就业的“发动机”。首先在生产端,通过促进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员工的就业形式更加灵活多样,采用“远程办公”这类新型工作模式的空间更为广阔;另外,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的线上化使得在同一个行业、同一个供应链内部实现员工的共享化成为可能。其次在消费端,数字经济所产生的新型消费模式能够创造出更多的工作岗位,而这些新兴行业所具有的“线上”运作模式,会使得在这些行业就业的员工在工作时间与工作方式的选择上拥有更大的弹性与更高的自主性,进而促进长期就业与灵活就业的有机结合,保障个人收入的稳定性与延续性。最后在流通端,平台企业在稳定和增加就业方面的作用十分明显。根据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发布的数据,在2018年,阿里巴巴创造的就业人数就超过了4000万,美团与滴滴出行则分别带动了1960万个与1826万个就业机会,再加上腾讯、京东等大型平台企业,这些在数字经济流通端就业岗位的数量很可能过亿,可谓十分惊人!由此可见,未来数字经济必然成为吸纳社会就业的重要载体,在“保就业”“稳就业”和“促就业”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就像“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MaryMeeker)在4月20号的报告里所指出的,疫情过后,我们将面对一个“全新的世界”,新冠疫情将改变所有人的生活方式、企业的生产模式。但是,我国数字经济的不断壮大一定会为未来经济社会的发展带来更大的活力与更为强劲的韧性。(作者:刘航,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研究员)

媒体垂询

E-mail:ZNJ@9351e.cn